逸轩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ooc ooc ooc
●假装是cp虐狗向
●其实语文很难学

【APH】论宽容之道
  路德维希非常的胃疼。
  虽然之前经过几年的治疗胃病好了不少,但现在的情况让他有种自己的胃病复发而且还要加重的错觉。
  “为什么要我这个政治去代上语文课啊,而且还是……”那个班的。身为政治老师的路德维希特别无奈。
  “因为这个学校仅有的三个语文老师都请假会老家了啊,而且学校非常相信老师你的语文水平。再说,那个班的成绩是全校最好的,教起来也会很轻松的。”校长罗德里赫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违背良心的话。
  路德维希觉得本来隐隐的疼快变成真实感觉了。
  讲道理5班的成绩是很好,但是管起来轻松这话校长你是怎么说得出口的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当初被气到心脏病发作在医院躺了半个月的是谁啊!我也真的没得罪过您啊!
  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
  罗德里赫从路德维希MMP的表情中领会的他心中所想,对他展现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交给你了。”
  不我的良心不会痛,甚至有一丝美滋滋。虽然你是没得罪过我,但我可不想去代课,我还想多活几年。
  路德维希心情复杂的现在5班教室门口。
  5班和别的班格外不同,除了成绩外,从他们的教室门就可以看出来。别的班都是普通的木门,只有5班,因为他们曾经弄坏了四张门,一个星期之内。所以学校特别给他们换了扇铁门,加厚的那种。
  叹了口气刚准备敲门进去就被旁边窗户碎裂的声音吓了一跳,在窗户碎裂的同时一根棒球棒飞了出来砸到了走廊的墙上……
  “哈哈哈哈哈知道本HERO的厉害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哦老天,这听了要命的笑声。
  “傻*,连人都打不到,万尼亚鄙视你哦”
  打到人才糟糕了吧喂!
  或许要和校长提意见把窗户也换成防弹玻璃。
  算了,该来的总要来。或许有老师在他们会稍微收敛一点……
  ……
  收敛个鬼。说真的,弗朗西斯如果你还要命的话最好把衣服穿上,后面的王湾和春燕已经拿刀了,王耀和本田菊快拦不住了。
  “咳。”
  安静了。
  三秒
  继续吵
  “上课!”路德维希觉得如果再不出声的话这节课就不用上了。
  听到上课才回到座位。
  “你坐我位置去。”王耀直接把书放到弗朗西斯的课桌上。
  “哥哥我可不想和那粗眉毛坐在一起。”弗朗西斯态度非常坚定。
  “过去。”
  “哦。”
  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光明正大?老师我还在讲台上啊喂……
  “都做回自己的座位!”
  试图树立威信
  “我们换了座位的。”当事人王耀非常淡定。
  “什么时候?”你们明明连班主任都没来,谁给你们换的座位?
  “刚才啊。”你瞎?
  那一脸望ZZ的表情。
  ……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应该带胃药来的。
  算了,上课吧。
  好在这节课的内容比较简单,只要把拼音标正确并且认识就好。
  好像能安心一点……
  还说不愧是成绩好的班,离下课还有十多分钟就全部讲完了。
  路德维希觉得不能让这些恐怖分子闲着,不然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再来熟悉一下。我这哈有一张空白的资料,按照每人读一排,读完了可以传给自己想传的人,读错一个罚抄一百遍,谁先来?”
  “当然是HERO我先!”
  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
  “寥廓,迂回,强劲,怪癖,孤僻。”读完十分自信的把资料传给了他的同桌。
  哦,那个俄国人,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预感没错
  “恪守,瞠目,眺望,慰藉,狭隘。”没有一丝错误,一脸微笑的传回到阿尔桌上。
  呵呵,果然
  “摇曳,澄清,不驯,沉湎,干瘪。”拍到伊万的桌子上。
  “焦灼,刻薄,商榷,妥帖,碑帖。”用力的拍回去。
  “戕害,骐骥,跬步,须臾,炽热。”毫不犹豫的拍过去。
   已经有人在笑了。
  “炙热,喧嚣,宅邸,翘首,寰宇。”拍回来。
  “肴馔,神裔,田塍,桑梓,逃遁。”继续作死。
  我觉得这张试卷都会被他们读完。
  路德维希怕再这样下去会出事,出言道“本来你们班,选修的那本书是不用学的,但是看今天的情况,里面的《中庸》一定要交给你们。”
  “宽容之道呗,他们?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王耀看着路德维希一脸笑意,语气更是带有调笑。
  王耀我以为你会安分一点的,我都默认你换位置了。还有,可以离本田菊同学远一点吗,你们都快要黏到一起去了,现在还在上课,麻烦注意一下,本田菊你倒是反抗一下啊。你看我做什么?我说你把王耀推远点啊!哦!你为什么还要一脸娇羞的低下头!你ooc了知道吗!
  路德维希有种槽多无口的无力感,而且阿尔和伊万还在互相伤害,在他们后一排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已经快要打起来了……
  果然这个班好使的只有脑子而已。
  在路德维希认为这一张资料都会被在他们两个的互相伤害中复习完时,亚瑟下座位一把拿过阿尔手中的资料。
  终于可以换人了,亚瑟的话,因该会比他们俩好一些。
  啪!直接拍到了弗朗西斯面前。
  ……
  好吧,刚刚一瞬间的放松是错觉而已。
  “噗。”王耀没忍住的笑了出声。
  不,王耀就算你把头全部埋在本田菊肩膀上我也知道是你,别在掩饰了,本田菊你也别看我,我一点也不想管你们这些狗男男。
  现在现场已经转移到弗朗西斯……和亚瑟。
  果然,弗朗西斯读完伸手就给了亚瑟,很好,理所当然,意料之中。
  MD基佬
  我说你们班语文成绩最好的明明是王耀吧!你们每个人都这么明撕暗秀是要干什么!搞事情吗!
  “吵什么吵!不知道上课吗!没看到小菊在睡觉吗阿鲁!”王耀大声呵斥。
  嗯??本田菊怎么在睡觉?……本田你刚刚不还在听【聊】课【天】的吗?怎么一转眼就趴桌子上了!还有王耀,你也知道这是上课啊,上课吵架是不对,但你们睡觉也好不到哪去啊喂!
  路德维希最终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这种槽多无口有口难言的情况让他几近崩溃直到下课铃响起。
  总算捡回一条命
  我再也不想见到这群死gay
  我知道罗德里赫为什么会住院了
  “多一字!现在下课了哦!一起走吗?”隔壁班的老师,是个意大利人,为人特别友好。
  看到软萌的同事,路德维希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了些。
  等等,我为什么会觉得他软萌??!算了,大概是被刺激到了,果然只有眼前的这位才能给自己受伤的心灵带来些许安慰。
 

和自家双儿聊天
真的是为了这群每天只知道发卡的操碎了心

末日

*就是单纯的世界末日
*因为双儿突然转学悲伤到想让全世界都死一死
*特别平静的故事
*ooc  ooc  ooc
*超短篇
*注意避雷

     终于到最后了啊,这个地球。
  从几百年前的全球变暖到现在连陆地都不剩多少了。
  身为岛国的英/国和日/本要在三百年前就被吞没,离南极洲进一些的陆地也逐个变成海底城。灾难来临时,层有人高声呼救,也有人奋力求生,但又有什么用呢?没有人会救他们,逃生的人体力也总会用光。全球都处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地方就会被淹没的恐惧之中,没有国家会接受难民。
  “又没了一块陆地。”王耀看着新闻微微叹了口气。本田菊当初曾破天荒的来找过他,请求他收留自家的难民。王耀毫不犹豫的拒绝,没有一点余地的那种,那样冷漠淡然。看着日/本的土地一点一点被大海吞噬。他曾经的“弟弟”与仇人。心痛么?没必要了,对于现在来说,毁灭只是时间问题,但自己终究是占据着目前世界的最高点,大约会是最后一个吧。
  法/国上次参加世界会议的状态就很不好了,回去几天之后就完全没了消息。但王耀知道,作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那家伙死之前还特意给王耀打了一通电话,完全没有临死的慌张,倒是有些释然和不易察觉的欣喜:“哥哥我……终于可以去见他了…几百年……终于轮到我了……哈哈……王耀你可是最可怜的呢……定是最后才轮到你…我想你现在一定笑不出来……哈哈哈……再见,哥哥我很快就能见到亚瑟了哦……”
  “……滚,把你能的。” 王耀挂了电话,跟没事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左右现在还早,小灾不用跑,大难跑不了不是么。
  时间不停歇,随着时间一起流走的,还有生命。最近一次超大型海啸直接淹没了俄/罗/斯和本就所剩不多的美/国。亏的中国有喜马拉雅才得以暂时存活小半土地。世界会议已经没开了,毕竟这些年每次开会都只是确定哪些人还活着。现在,呵,估计剩下的不超过五个吧。以现在人类的科技水平,基本上可以说是只能等死?倒也是他们自作自受吧。
  又是一次海啸,等到海面再次平静,王耀摊开一张写满字的纸,用红笔圈出了“川”“湘”等字。
  纸上终于只剩下“藏”一个。
  “藏,你害怕么。”语气严肃但是非常平静,像小时候问谁偷吃了糖一样。甚至不是询问,只是单纯的陈述。
  “不怕,总要来的。”
  “好孩子。”
  ……
  今天王耀把自己曾经的东西都烧了,历朝的国旗,文书,衣服,还有其他的杂物。包括他特别珍藏的那套绿色军装以及曾放在箱子最底层的那些条约。骄傲与耻辱都是自己的,讽刺的是它们最后竟是相同的下场。
  海面吞没了最后的陆地回归到最初的平静,可能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会再次翻腾,但已经不会有人知道了。海里的生物早就因为气候原因灭绝,之后还会有新的生物产生,进化,但它们不会知道这里曾经是一个充满生命的地方。当初的一切,最后都只不过是一抔黄土罢了。
END

@这里是玥弥酱
双儿,真的没可能再回来了么,心痛到无以复加……

●迷之幼儿园设定
●一只戴着发箍和手套自认为自己超凶的菊[和某只小兔崽子一模一样 @天真可爱庄昭子 ]
●外附幼儿园日常??比例特别迷的俩人

*上课画的,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上课画得出来
*勉强看得出是极东的,嗯,是的。
*这画得一塌糊涂的侧脸……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政治课的课件
这就是要搞事情,上课的时候猛的一口极东糖。
大半个学期以来唯一一节从头听到尾的政治课,老师还一本正紧的解释标题的意义。
政治讲外交还在想是不是和美|国,然后……哦,貌似中|日建交比美|国早。
@天真可爱庄昭子
@这里是玥弥酱
看看我们搞事情的政治课

*跨界商人耀×东瀛花魁菊
*一天之内在上课杠完两张画
*面具完全是因为眼睛改了很多次还不对称
*不打tag不知道是谁系列
*突如其来的脑洞
*阴影完全属于乱画,没有根据
——————————————

……
不是说找个酒楼谈生意吗?这情况不对啊
这……确定不是青楼?
王耀对现在的处境有些无奈,因为已经答应了别人老板出来谈生意不好反悔。但,这已经不属于正常谈生意的范畴了吧。
默默叹了口气,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突然眼睛不经意瞟到台上正在跳舞的人,随即便移不开眼。这个人,美得过分。
转头问旁边把他带到这来的“罪魁祸首”:“他是?”
“您真有眼光,他可是这的花魁,来这的人,一半以上都是为了来看他!”老板那骄傲的语气仿佛台上的人是他的一样。
“名字。”有些不爽老板说话的语气,微微皱了皱眉。
“他叫本田菊……”感受到对方不爽的语气识相的少说话。
“菊……好名字。”王耀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对老板说“这次生意的具体你自己定吧,最后给我过目就好”
“好好好,真是多谢,那…这个花魁……用不用帮您……”老板看最终的目的达到,笑得像一朵花。
“不用。”王耀直接拿出一叠银票“直接赎出来。”最后看了看依旧在台上舞蹈的人儿,笑了笑走出这个满是胭脂味的地方。

感谢提供短篇的列表!!!
因为不想暴露姓名所以就不艾特了。笔芯

*在学校拿圆珠笔瞎几把画
*已经画的很久的产物,本来觉得放上来会很丑……然后还是放上来了
*脑补的幼耀和幼菊
*菊的衣服有参考三日月
*果然两个老爷爷还是快去结婚吧